消费升级背后是投资升级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9日
       程凯双11期间, 我在《地平线》栏目里和大家聊过, “消费如何从玩具升级到机器人?”事实上, 早在上月底, 李克强总理就部署了消费升级。打造经济升级版, 他不仅给出了六大消费方向, 还指出了三个手段。
       方向都是大方向:拓展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等信息消费, 促进绿色消费, 稳定住房消费, 升级旅游休闲消费, 增加教育、文化体育消费, 鼓励老年人和健康家庭消费。事实上, 背后隐藏着投资升级。因此, 消费升级背后必然有投资升级。以互联网和物联网消费的扩大为例。 4G网络速度更快, 5G也可以上线。这是一项投资。为了实现万物互联,

必须添加射频设备来开发和投资生产更新的智能产品。我们的互联网创业军不仅要开发APP, 还要开发智能设备。国内手机投资战就是一个例子。小米现在不仅卖手机, 还卖小米盒子、小米手环、小米路由器、小米空气净化器。设备, 小米电视, 甚至小米健康秤。我不是在宣传小米, 但这就是互联网、物联网消费升级背后必然的投资升级。如果不投资新消费品的生产, 如何升级消费?消费方向没有问题, 三种手段是什么?就是从三个方面刺激消费:增加收入, 让群众消费;完善社会保障体系, 让群众敢于消费;改善消费环境, 让群众愿意消费。这很好现在, 政府能做的, 第二个没问题, 完善社会保障体系, 这确实是政策层面要做的事情, 当然也可以是官办和民营结合。第三个没有问题。改善消费环境确实是政府部门需要监管的事情。这些都是公共产品,

首先应该由政府承担。市场本身供应不足。那么第一点呢?增加收入, 让群众消费。这是一项基本技能, 也是消费升级最根本的因素, 但这不是政府可以直接做的, 因为政府最多只支付公务员的工资, 更多的人在国企或私营企业工作, 而他们拿到企业的工资, 政策怎么能直接增加工人的收入呢?答案当然不是。当然, 也有实施政策的方法,

比如减税。无论是降低个人所得税水平, 还是降低企业税, 都可以提高老百姓的收入水平。这实际上改变了国民收入的分配。部门和企业收费少, 从而增强了个人的消费能力, 从而使消费升级成为可能。除了调整税收政策增加个人收入外, 对创新企业减税也有同样的效果。这就是我一开始说的, 增加个人收入直接对应消费升级, 减轻中小创新企业税负对应投资升级。
       如果想让个人消费越来越先进的产品, 就必须让企业投资研发, 生产越来越先进的产品。消费升级和投资升级似乎是一件事的两个方面。每个人都说中国经济从投资到消费的转变非常重要, 但必须看到, 所有的转变都是漫长的。过去, 当消费和投资结构严重失衡时, 财富分配更倾向于企业。 , 企业更倾向于继续投资。在分配环节, “多劳多得”的工人实际上牺牲了当前的消费, 以换取明天更高的收入水平。
       确实是调整的时候了。现在我们不能再压抑我们的购买欲望了, 我们必须增加我们的购买力。这也是为什么国务院常务会议在部署消费升级时也提出要增加收入。那么, 除了政府的减税和利润, 增加收入最根本的就是工人自身收入的增加。
       什么是自然收入的增加?其实就是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如果你单位时间能生产更多的产品, 那就意味着你创造了更多的财富, 你的工资应该会增加。在经济学上, 你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来自于你的生产技术的提高, 你的生产工具的改进, 你的成品单位产量的增加。近日, 北京大学林毅夫教授就“十三五”期间消费与投资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关系发表了一些看法。有几句话值得学习:消费当然重要,

是经济发展的目标。
       但是, 保持消费长期持续增长的前提是收入的不断增加。增加收入, 一方面依靠现有产业技术的不断创新, 提高劳动生产率;另一方面, 交易成本需要要继续走下坡路, 就必须不断完善各项基础设施建设。但无论是技术创新、产业升级还是基础设施改善, 都需要依靠投资。这是基本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