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财险股权100%被质押、冻结 二股东新华联陷流动性危机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8日
       北京报道 近日, 亚太财险披露了2019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报告显示, 2019年第四季度, 公司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4亿元, 净利润1932.73万元 元, 综合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327.54%。
        结合去年前三季度的数据, 去年全年, 亚太区财产险保费业务收入为48.5亿元, 同比增长30.17%; 实现净利润4300万元, 同比增长30.30%。 值得注意的是, 目前亚太财险100%股权已被质押冻结, 第二大股东新华联控股也被曝出债务危机。 华东理工大学法学院特聘副研究员王鹏鹏告诉记者,

亚太财险股东将以其全部股权进行质押融资, 不会直接影响公司的 操作。 但是, 如果股东不能偿还债务, 质押的股权就会被处分,

从而导致保险公司股东的被动变化。
        100%的股份被质押和冻结。 亚太财险的前身是1982年在深圳成立的香港民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 2005年获批改建为国家综合性财险公司, 即民安 保险(中国)有限公司, 2011年, 经原中国保监会批准, 海航资本控股有限公司等公司共同收购公司100%股权, 更名为民' 安财险股份有限公司 2015年11月,

新华联合与泛海等公司共同获得民安财险100%股权, 成为民安财险新控股股东 保险。 次年1月, 正式更名为亚太财险。 从亚太财险更名后的经营情况来看, 2016年净利润同比增长360%至4.47亿元后, 公司进入盈利通道。 近三年, 公司实现利润1400万元、3400万元、4300万元。 作为一家中小型保险公司, 亚太财险实现连续三年盈利并非易事, 但不可否认的是, 公司在股权方面也面临着潜在风险。
        亚太财险股东共有五名, 即武汉中央商务区有限公司, 持股比例为51%; 新华联控股, 持股比例20%; 亿利资源集团有限公司, 持股比例15%; 重庆三峡果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4%。 本报记者注意到, 目前亚太财险前三大股东86%的股份已被质押, 第四大股东14%的股份也已被冻结。 也就是说, 公司100%的股权被质押冻结。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曾指出, 股权质押是一种正常的商业行为。 一般来说, 国有保险公司的股权质押相对较少, 而民营保险公司的股权质押较为普遍。 , 因为民营企业的融资渠道比较窄, 而保险公司的股权是比较优质的抵押品, 融资比例比较高, 质押融资是很多企业的选择。 但是, 如果个人股东的质押融资行为过于激进, 就会增加它将大大增加自身的流动性风险, 从而危及保险公司的股权结构。 第二股东新华联正陷入流动性危机。 值得一提的是, 2019年末, 亚太财险第二大股东新华联与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财务有限公司进行了两笔3亿元的网上交易。 提起诉讼。 其陷入大流行危机也被正式披露。 然而,

不幸不会单独出现。 2019年12月23日晚, 新华联控股子公司新华联文旅发展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 董事长兼总裁苏波因个人问题正在协助公安机关调查。 2020年1月, 民生信托申请强制执行新华联的26.8亿元信托贷款, 尚未到期。 新华联持有宏达股份、科达清洁能源、北京银行、赛轮轮胎、辽宁成大。 上市公司全部股份已被司法冻结, 等待冻结。 尽管1月中旬, 新华联与湖南出版财务公司、民生信托达成和解协议, 但巨大的偿债压力依然存在, 相关债券评级也被下调。 3月5日, 东方金城将新华联控股的信用评级从AA下调至A+, 评级展望为负面。 并指出, 新华联控股未来三个月面临到期或回购的债券金额达38.6亿元。 同时, 受2020年第一季度新冠肺炎疫情影响, 预计营业收入将有所下降。 新华联控股的各项债务偿还主要依靠外部融资, 但各项融资计划的进展不及预期。 大公评级数据显示, 截至2019年9月末, 新华联控股受限资产规模较大, 占其净资产的1.44倍。 此外, 其持有的新华联合、科达清洁能源、宏达股份有限公司等几家上市公司的股份几乎全部被质押。 2020年, 新华联控股将面临债券到期31.60亿元, 债券回购5亿元, 其中3-4月债券到期总额20.10亿元,

债券回购额度5亿元。 2020年4月至2020年9月, 仅民生信托就需要偿还相应贷款近26.95亿元, 其中仅4月份就需要偿还11.28亿元。 新华联集团始建于1990年, 目前是一家涵盖文旅地产、矿业、石油、化工、新能源、投资、金融等行业的大型企业集团, 总资产超过1300亿元。 . 上市公司包括新华联合文旅、新丝路文旅、东岳集团、赛轮集团、北京银行、宏大集团、皇城集团等, 20%质押股份会易手吗? 2016年, 当海航集团出售民安财险瘦身时, 新华联正在编织自己的保险梦。 彼时, 新华联与泛海等公司共同获得民安财险100%股权, 成为第二大股东, 并更名为亚太财险。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现在, 新华联再次面临流动性危机。
        亚太财险是否会重蹈覆辙? 事实上, 新华联将旗下子公司的股权质押以获得融资是一种普遍做法。 它持有的宁夏银中国银行、大兴安岭农商行、亚太财险、三峡人寿的股份经常被质押。 此外, 除东岳集团和2020年新上市的3家公司外, 公司在上市公司的大部分股权​​都被新华联合用于质押融资。 王鹏鹏告诉本报记者:“作为亚太财险的股东, 新华联的债务违约, 不会直接影响公司的声誉和经营。但是, 如果新华联持有亚太财险20%的股权质押为 融资无法及时偿还, 债权人可能会通过司法方式处分质押股权, 这将迫使亚太财险的股东发生变化。” 持有该计划, 出售部分投资股份和持有的银行股权以返还资金。 在瘦身过程中, 亚太财险也可能作为金融资产进行处置。 海航集团自2017年开始减重以来一直在寻求出售旗下保险公司的股权, 先是退出民安财险, 然后在2018年选择出售新光海航人寿的全部股权 , 并于2019年在北京举行了非主营业务资产处置。 推介会上还宣布拟出售渤海人寿20%的股权。 此外, 近年来, 监管部门不断加强对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的监管。 2018年4月27日, 多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 2019年7月26日, 央行正式公布了《金融控股公司监管试行办法》 (征求意见稿)”, 在层层加码下, 对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乃至金融控股公司提出了更高要求。 目前, 新华联持有的亚太财险股权也处于质押状态。 虽然暂时不会对亚太财险的经营产生直接影响, 也不涉及出售保险公司股权的问题。 但是, 一旦危机真的爆发, 股东们选择出售股权变现, 保险公司作为子公司必然会受到影响。 王鹏鹏表示:“如果新华联作为亚太财险的第二大股东发生变化, 势必会影响到包括亚太财险董事、监事和相关高管在内的经营管理, 可能会有变化。”